舆论导向

make me better.

【麦夏】Daughter of Time 10

Amelius.K:

 “夏林福德,你知道你违反协定了吗?”年轻的嗓音响起,它的主人坐在办公桌之后,潜伏在暗影中,就像等待猎物的猛兽一样,除了他从来不用自己动手。



“Lord M,我不明白。”夏林福德说,恭恭敬敬的望着对方。清楚看见他颈项位置被带上金属环,荧绿的灯光显示着安全的字眼。



“一开始你跟……”年轻人翻了翻桌面上的档案,“麦考夫·福尔摩斯,的协定是要保护夏洛克·福尔摩斯,你让他在能够接受真相前恢复记忆。”



“Lord M,我为此致歉。”夏林福德微微低头,不敢望向对方。年轻的人向他摆了摆手,让他离去。夏林福德顺从的离开,偌大的房间只剩下那个年轻人。他轻叹口气,将以牛皮文件夹盛装的资料拿起再次翻阅。



“夏洛克。”他以只有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



夏洛克投入許普諾斯的怀抱后伴随以来的就是他的兄弟在自己的脑海中作乱,那该死的塔那托斯再次夺走他的兄长。血在他的白衬衣如滴落水中染料般散开,温热而猩红。睡梦之中他甚至是目睹过程,他扣下扳机,子弹呼啸向兄长的胸膛射去,撕开了布料、皮肤和肌肉。这一切对他来说是太多了。



微曦之时惊坐床上,细汗沾湿了前额的卷发。他发现自己怀里正抱着在休息前放在枕头下的手枪,不难推断自己曾经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喊叫并以此自卫。

他再次强逼自己躺下,尝试在闭目时不要想到兄长临终前的模样。当然以失败告终,翻来覆去将脸埋在软绵枕头中还是找不到一丝慰藉。

“应该在这里的…”门外传来丝丝竊語,夏洛克警觉的屏蔽呼吸。小偷?这个时间段对入屋盗窃来说太晚了。他走下床并握着自己的手枪,向门外走去。将右耳贴于冰凉木面,听到的是皮鞋于地毯上走动的声响,进一步否认了那个人是小偷的可能性。

夏洛克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在看到来人的一瞬,手枪掉落在地板上,硬物碰撞发出的声音仿似是对被抛下感到不满。他走上前,那人对上自己的目光。是的,那双灰蓝眼眸,夏洛克至死也不会忘却。

“麦考夫。”夏洛克喃喃道,生怕只要提高声量,眼前人就会消失。他靠近另一个人,他知道这些只是自己的幻觉,却不愿意任由它消散。

那人没有说话,暗影涂抹于他的轮廓,夏洛克无法看到什么——感情高于他以为无敌的大脑,思考的道路如泥泞般拘束他前行。关心则乱。

他张开双臂,拥抱眼前人。这是他的幻想,他想做什么也可以。夏洛克怀疑自己是陷入昏迷,进入了记忆宫殿,他能够感觉到来自另一人的体温,感觉到对方的手隔了一会才放到自己的腰间。夏洛克在颤抖,他强制自己压下叫喊的欲望,压下开始于眼眶泛起的水雾,压下喉头如哽的感觉。

“夏洛克。”那人说,“对不起。”

这就像按钮一样引发了夏洛克的泪水,就像回到年幼时被锁在柜中,他变成那无助小孩,切斯底里的在熟悉的人身上找寻安慰。为什么兄长要道歉?这完全和他没有关系。反而是夏洛克自傲骨节分明,属于音乐家的双手沾染了对方的鲜血。他足够的聪明,应该从兄长难得说爱的时候就能够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他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世上独一无二的咨询侦探,能够在犯罪现场几眼就得到所有资料,为什么他连兄长将自己性命交托在他手里,让他性命在手中流逝他也不知道?

“呼吸,夏洛克,跟随我呼吸。”那人说。夏洛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跌到在地上,艰难的吸入空气,恶心的感觉出现于他肋骨以下,他吐在昂贵的地毯上,所幸是只有苦涩之味,而没有食物渣滓。

“听我说,你现在恐慌症发作,在你知道你所做的事……”那人说,“那是正常的。但你需要呼吸。”

夏洛克望向对方,那人看起来比自己脑海中最后见到的麦考夫更为年轻,看上去大约是三十多而已。他专注在对方的呼吸,并跟随他调整自己的速率。

“别走。”夏洛克能够说话后,他对那人说。

“多睡一会,夏洛克。”他没有回答夏洛克的请求,而是扶起他到卧室。“在你睡着以前,我都会在这里的。”

夏洛克躺卧在睡床上,蜷缩在年轻版的哥哥旁边,感受到对方的双手拨弄自己的卷发,就像一切发生以前。

他长大了,拥有过太多,失去了太多。他以为可以永远陪伴他的人都离开了。麦考夫被死神收割了灵魂,约翰也已经不是那个无牵无挂的人,其他有交集的人也慢慢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可能夏洛克依然能够维持他认为高人一等的位置,但他学习到什么是感情,而且得到了感情和关系。而正正是参与在众人的生命中,他感觉到年少时未曾感觉到的快乐与悲伤。

夏洛克闭上眼睛,在听着那人的呼吸声之间真正进入梦乡。

--

夏琳福德因为疼痛而躺卧在地板上,颈间金属显示出警告字眼,然而他也没法做出任何反抗。

“夏琳福德,我对你真的很失望。”同样的年轻男子说。“我认为你已经没有用了。”

“你一点情谊也不计较吗,Lord M!”他吼叫道。

“你有吗,夏林。”年轻人笑了笑,“你一开始应该死了,只是延迟了处缺的程序。一个按钮就足够令你失去一切。”

“你也是我这样的东西而已。”夏琳福德说,他闭上双眸。

“是的。但我有心,而你伤害了他。”年轻人对着渐冷的躯体嗫嚅道。 



评论

热度(11)

  1. 舆论导向Amelius 转载了此文字